• 亡灵公馆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凌晨一点,周桐从大楼里走出。刚刚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让他感觉疲惫不堪,眼睛也有些酸胀。他抬头看了看凄清的夜空和那轮如钩的残月,向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此刻已是深秋,凉风瑟瑟,空气中透着股沁人心脾的秋意,落叶在他的脚下发出簌簌的声音。

      周桐钻进车里,搓了搓手,然后把车发动,挂档,保安打开了电动伸缩门,汽车很快驶上了公路。

      由于已是凌晨,道路上凄清阒寂,除了路两边昏黄的路灯仍旧虚弱的向地面投射着微弱的灯光,自己的车灯僵直地向前方路面上射出的两道惨白的光柱外,他再也看不到任何发光的物体。

      大约向南行驶了有五公里的样子,周桐看到了前面十字路口上方隐约亮着的红灯。来到十字路口,周桐右转,向西驶上了平江路。

      平江路是一条驶向西郊开发区的道路,长约四十公里,一直通向平江市绕城公路。在进入开发区前的这段约有十公里的路上,两边是没有路灯的。

      当周桐转上平江路后,感觉自己的周围更加的阴暗了,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

      汽车以每小时七十公里的时速向前平稳地行驶着。虽然车窗紧闭,周桐仍然隐约听到了道路两旁野地里被秋风扫过的野草枯树发出的凄凉的天籁之音。

      周桐伸手打开了收音机。车厢里顿时传出一阵电流的嚣叫声,刺耳得令人烦躁。他摁了一下调谐按钮,一个女人轻灵的歌声传来。

      当周桐刚把视线从收音机上移到车前方,忽然看到在不远处的道路中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周桐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踩住了刹车。汽车在发出一阵剧烈的惨叫之后,冒着从轮胎上散发出的蓝烟,停在了那个站在马路当中的冒失鬼的面前。

      周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朝前面仔细看去。只见在自己的车头前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

      女孩的脸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口罩,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毛衣的前胸上绣着一只可爱的灰色史努比。周桐虽然看不到女孩的脸,但从女孩惊恐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两眼怔怔地看着坐在车里的周桐,身子在车灯的映照下不住地颤抖着。

      周桐咽了口唾沫,哆嗦着打开了车门。当他从车里走出来的时候,才感到自己的两条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你、你没事吧。”周桐上下打量了一下车前的这个女孩,发现自己的车子离女孩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好险。”周桐暗自惊呼了一声。

      “我的车子抛锚了,我想拦住你,请你帮帮忙,可没想到你开的这么快。”女孩一脸的紧张,显然还对刚才惊险的一幕心有余悸。

      “这大半夜的,有你这样拦车的吗?”周桐渐渐地从惊吓中回过味儿来,心里顿时泛出一股恶气,“这要是撞着你算谁的?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此刻的场景,让周桐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初冬的夜晚。同样是在一个深夜,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但那个女孩却没有眼前的这个女孩幸运。

      “对不起。”女孩似乎是被周桐气急败坏的样子吓住了,嗫嚅地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这地方太黑了,我害怕,所以一看到你的车子过来,就急忙跑到路中间想拦住你。”

      “你的车子?”周桐朝四下里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汽车,他把目光转到女孩的脸上说道,“你的车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在前面。”女孩用手向前面指了指说,“我在路边等了半天也没见有车过来,就顺着路向回走,大概距这里有一里地吧。”

      “你一个人在这条黑黢黢的路上走了五百米?”周桐疑惑地看着女孩说,“你难道就不害怕吗?”

      “怕,能不怕吗?”女孩紧张地看着周桐说,“可我一个人坐在车里更害怕。”

      “你怎么不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女孩低下了头,轻轻的说,“你能送我回家吗?”

      听了女孩的话,周桐低着头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道:“那好吧,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平江路594号。”

      “上车吧。“周桐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谢谢。”女孩感激地看了一眼周桐,钻进了车里。

      刚才由于刹车太急,汽车已经熄火。周桐重新打着了车,回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后座上的女孩,挂上档,缓缓地向前开去。

      周桐把车开出去约莫有五六百米时,果然看到在路的右侧停着一辆黄色的“甲壳虫”。

      “那是你的车吗?”周桐用手朝路边指了指。

      “是的。”

      “你准备怎么办,难道就让你的车在路边停一晚上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等明天我再想办法吧。”女孩有些无奈地说道,声音听上去异常的疲惫。

      周桐看了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钟,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周桐不再说话,加大油门,向漆黑的夜幕中驶去。

      时间不长,周桐便隐约看到了前方的灯光,汽车终于驶进了开发区宽阔的道路上。

      “平江路594号在哪儿?”周桐刚从外地调到平江市不久,虽然自己的家在平江路上的开发区住,但他对这一带并不熟悉。

      “在平江路的最西面。”女孩回道,“穿过绕城公路不远就到了。”

      对于女孩所说的,周桐基本没什么印象。因为绕城公路的西面,他根本没有去过,所以对那里的一切都无从得知。

      在平江路与绕城公路的十字路口,周桐停下来等红灯。

      “过去路口,再往前走两三公里就到了。”女孩轻声说道,“谢谢你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周桐从后视镜里看了女孩一眼,并没有说话。

      绿灯亮起,周桐挂上档,穿过绕城公路,继续向前行驶。

      等过了绕城公路,道路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前面那个小路口向左拐,谢谢。”女孩在后面提醒道。

      周桐看到了女孩所说的那个路口。当他的车子到达那个路口时,发现左边是一条很窄的小路,路口有一个白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几个黑色的字,但字迹很模糊,加上视线也不好,周桐扫了一眼,隐隐看到上面写着“WLGG”的字样。

      小路的两旁都是一些枯瘦且枝杈交错的叫不上名字的树。周桐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把车拐了过去。

      汽车在这条小路上颠簸着向前慢慢地行驶。周桐边开着车边向四周观察,他并没有发现有类似商住楼的迹象。

      “你家究竟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有楼啊!”周桐禁不住问道。

      “快到了,就在前面不远。”女孩在后面幽幽地说。

      周桐又往前开了大约有一公里的样子,透过路两旁那些树的间隙,终于隐约看到在前面不远处,矗立着一栋类似别墅样万博manbetx手机版对于喜欢玩博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万博体育下载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app苹果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manbetx手机版已经成为最受玩家欢迎的在线娱乐游戏的楼房。

      “麻烦你就在这儿停吧。”女孩在汽车距离那栋别墅还有百十米的地方,对周桐说道,“谢谢你大哥,我就在这里下车。”

      本来周桐心里有些好奇,想把车开到别墅前面看看,但听女孩这么一说,于是便把车停了下来。

      女孩从车里下来,站在周桐的车门旁说道:“今天太晚了,改天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请你来我家吃饭的。”女孩说完,转身向那栋没有一丝光亮的别墅走去。

      周桐坐在车里,目送着女孩缓缓地走向那栋有些阴森的别墅,心里倏地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出现,马上令他浑身打了个冷战。

      由于道路狭窄,周桐没法把汽车掉头,他又往后面看了看,漆黑一片,遂也打消了按原路倒回去的念头。

      周桐只得继续往前开。他又向前开了有二三十米的样子,忽然感觉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周桐借着车灯,看到自己开进了一个类似停车场的地方,而那栋在黑暗中似乎已经沉睡的三层别墅小楼,就在距自己几十米的地方。

      周桐把车子掉了个头。当他再次回头向那幢别墅看去时,发现二楼的一个窗口亮起了灯。

      他挂上档,汽车刚往前走了有五六米远,他突然听到从自己的后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他急忙刹住了车,打开车门探头向后面看去。只见刚才那个亮灯的房间,此刻已是漆黑一片,连同承载它的别墅,又重新隐没在了暗夜之中。

    周桐听出,刚才的那声尖叫,显然是发自一个女人之口。周桐屏住呼吸,静静地等了一会儿,但再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他关上车门,稍微稳了稳心神。

      周桐把车倒回了那个类似停车场的空地。他觉得自己应该进去看一下,万一真是那个女孩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周桐把车熄了火,慢慢从车里出来。

      他向通往别墅的那条由青石铺成的小路看了看,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向里面走去。

      周桐走到别墅的门口时,被两扇高大的黑漆铁栅栏门拦住了。他向旁边看了一眼,发现在大铁门的右侧,有一扇只容一个人通过的小门。

      周桐又回头向身后看了一圈儿,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于是他迈过小铁门,走进了院子。

      别墅的大门虚掩着,里面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有人吗?”周桐犹豫了一下,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这时,一股阴冷之气突然顺着门缝,朝周桐扑面而来。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蓦然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而随着这股阴冷的风从里面吹出,他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发霉的气味。

      周桐感觉出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头,他环顾了一下阴冷的四周,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于是他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大门的外面。

      周桐三步并作两步,很快跑到了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当他刚把车发动着,正准备离去时,突然听到从别墅的方向,又传来了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在周桐听来,比之前他听到的那一声更为令人毛骨悚然。然而最大的不同是,这显然是个男人的声音。

      “真他妈见鬼!”周桐大骂一声,挂上档猛的一加油,这辆白色的本田,犹如被注入了一针兴奋剂,突然向前冲了出去。

      周桐两眼紧紧地盯着前面,时不时地还瞟一眼后视镜,惟恐有什么东西追来。在他的车后,荡起的尘土弥漫了整条小路。

      车子在行驶到平江路与绕城公路的路口时,在黑夜中不断闪烁的黄灯,使得他降低了车速,在左右观察了一下之后,他加了一脚油,准备穿过绕城公路。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右面,突然出现了一辆没有任何灯光标志的大货车。货车的车速快得令他有些猝不及防,转眼就迫到了他的跟前……

      “不!”周桐大汗淋漓地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嘴里仍不断地喘着粗气。方才梦中那恐怖的一幕,仍如鬼魅般纠缠着他那颗剧烈跳动的心。

      他从卧室走出,来到卫生间的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那张如死灰般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然后打开了水龙头,放了满满一盆的凉水,让自己的脸整个泡在了冰凉的水中。

      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周桐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禁不住吃了一惊,急忙穿好衣服,拿起车钥匙冲出了家门。

      傍晚,当周桐刚把车停在自家楼下,突然从车后座的位置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他扭过头看去,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于是打开后车门,发现在车座下面,躺着一部手机。

      手机的款式很奇怪,黑色,屏幕很大,但却看不出是什么牌子。

      屏幕上显示着四个字:未知号码。他摁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你好,昨晚真的谢谢你,我的车已经修好了。我想请你晚上来我家吃饭。”

      女孩的声音有些熟悉,但周桐依然听得一头雾水。

      “请问你是……”

      “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昨晚在平江路,我的车子抛锚,是你送我回的家啊!”

      “啊!”周桐倒吸了口凉气,他用力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脑子里再次浮现出昨晚梦中的那一幕。

      “难道那不是梦?”周桐实在有些迷惑了。

      “对了,拜托你来的时候能够把车里的手机带过来,昨晚不小心,把它忘在你的车上了。谢谢你,一个小时后,我在家门口等你。”女孩说完,挂断了电话。

      周桐看了一下表,此刻正好是六点。他站在车旁又重新回忆了一下从昨晚直到今天早上的整个过程,但是想了半天,依然没有头绪,整个思绪似乎被完全打乱了,根本无法组成完整的链条。

      去还是不去,周桐为此挣扎了将近半个小时,最后他决定还是去一趟。他坚信昨晚的那一幕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但女孩的来电又令他百般疑惑。他决定为自己的记忆讨回一个公道。

      昨晚的那个梦,或者现在可以说经历,依然在他脑海中深深地镌刻着。凭着记忆,他开车穿过绕城公路。

      周桐又往前开了大约有两三公里后,他看到了那个路口。路口的那块白色的牌子依然立在那里,上面的字迹仍是模糊不清。

      周桐把车拐进了那条小路,而后径直向前开去。周桐边开车边观察着,他发现四周的景象,和昨晚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这令他愈发感到疑惑了。

      当周桐把车开到那块类似停车场的空地时,他看到那个女孩正站在不远处,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那身衣服,只是没有戴口罩。

      “谢谢你能来。”女孩主动向下了车的周桐迎了上去。

      周桐上下打量着女孩。女孩长得很清秀,并且始终带着微笑。周桐觉得女孩有些眼熟,但他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看着女孩脸上自然的表情,周桐对自己的记忆不得不开始产生怀疑了。

      “来吧。”女孩在前面领着路,边走边说道,“我不太会做饭,不过还是简单地炒了几个菜,希望能合你的口味。”

      “这么大的房子,真的就你一个人吗?”周桐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两声令他有些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是啊,就我一个人。”女孩回头看了周桐一眼说,“我父母都在外地做生意,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儿住,不过,他们每个月都要回来住几天的。”

      “哦。”周桐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可昨晚我离开的时候,似乎听到从你家传出来两声尖叫,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会吧。”女孩停下脚步,想了一下之后,用手指着旁边的一幢建筑物说,“也许是从他们家传出来的。”

      周桐顺着女孩的手指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在女孩家的右侧不远处,也有一幢一模一样的别墅。只不过被树木遮挡,不仔细看的话很难注意到。

      “这是一个别墅区,一共有十几幢楼,从外面看几乎都是一样的。”女孩说,“旁边那家的人总是争吵,昨晚你听到的声音,也许是从他们家传出的。”

      女孩的解释听上去很合理,于是周桐便不再问什么了,跟着女孩走进了院子。

      “你先坐一会儿,我把菜炒出来,咱们马上就开饭。”女孩给周桐倒了杯水,然后留下一个微笑便离开了。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客厅,面积大概有一百多平米。周桐四下看了看,发现在客厅的墙边,摆放着一个类似书柜的家具。周桐走到书柜的跟前,看到上面全部是用木板隔断成的一个个一尺见方的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个蓝色的玻璃瓶。

      周桐拿起一个瓶子,感觉瓶子很轻。他举起来对着灯光往里面看了看,发现瓶子里有一些透明的液体。

      这时,从客厅的一角传来了脚步声,周桐急忙把瓶子放回原位,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好了,我们可以开饭了。”女孩打开了餐厅的门说,“请进吧,尝尝我亲自为你做的饭。”

      周桐走进了餐厅,女孩关上了门,然后为周桐倒了杯红酒,有些动容地说:“谢谢你昨晚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的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谢谢你,我先干为敬。”女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周桐觉得,如果昨晚的那一幕并不是梦幻的话,那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他不明白女孩为何那么激动,脸上的表情毋宁说更像是在答谢一个救命恩人。

      周桐喝干了杯中的红酒,但感觉酒的味道有些怪,他看了一眼酒瓶,发现上面没有标签。

      “这是什么酒?”

      “葡萄酒啊。”女孩又为周桐倒了一杯。

      “可我喝着怎么不像呀。”周桐盯着杯子里的红色液体说道。

      “因为酿造这种酒的葡萄,从未经过阳光的照射,所以味道和平时的葡萄酒不太一样。”

      周桐在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就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了,整个人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对了,你的手机我带来了。”周桐摇了摇有些昏沉沉的头,从兜里掏出了那部黑色的手机。

      “这部手机我不需要了,我要把它送给你。”

      “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周桐摆了摆手。

      “你,必须要,而且你也不能拒绝。”

      “为什么?”周桐看着女孩问道,他发现女孩的脸色并没有因为酒精而变得红润,反而显得更加苍白了。

      “还记得三年前吗?”

      女孩突然走到周桐的跟前说,“三年前的一个深夜,你开车撞了一个女孩,女孩当时并没有死,但却因你的肇事逃逸而失去了挽回生命的机会,你仔细看看,那个女孩就是我。”

      听了女孩的话,周桐的酒醒了一半。他打了个冷战,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看上去有些面熟。

      “你 ……”周桐刚要说什么,这时,突然从客厅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很多人在相互交谈着什么。周桐猛然转身,推开餐厅的门,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因交通事故身亡的。”女孩在周桐的背后说道,“而他们同时也是交通肇事的逃逸者。”

      “我不明白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周桐看着眼前的男男女女,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顷刻间袭上了心头。

      “很简单。”女孩用手指着客厅里的一个孕妇说道,“四年前,我开车撞死了她,因为害怕,我逃逸了。而在一年后的一个深夜,我在开车途经平江路时,她搭乘了我的车,并在我的车后座上留下了这部手机。这部手机出现的第二天,我便被你开车撞死了。

      “如果你还没明白的话,那么我告诉你。”女孩用手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那个被我撞死的孕妇,曾在几年前开车撞死了他并逃逸。而他在死前不久也曾肇事逃逸过,可以说,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撞与被撞的关系。现在,轮到你了。”

      “不,我没有死,这些跟我没关系!”周桐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冲出餐厅,向客厅的大门跑去。

      “看看这个吧!”女孩打开了客厅的电视,周桐停住了脚步,慢慢把脸转向电视的屏幕,只见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新闻:

      “今天凌晨两点半左右,一辆白色的本田车在经过平江路与绕城路的路口时,与一辆自南向北的大货车相撞,本田车的司机当场死亡,大货车逃逸。据调查,死者是一名三十岁的男性,名叫周桐,系本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查肇事车辆,有知情者请速与市交警队联系。”

      “看到书柜上的那些蓝色的瓶子了吗?”女孩走到脸色苍白的周桐跟前说,“每一个瓶子,都对应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女孩说完,走到书柜跟前,拿起其中一个瓶子对周桐说道,“这个瓶子属于你。”

      周桐看着女孩手中的瓶子,他发现,瓶子是空的。

      “这、这究竟是一所什么房子?”周桐看着眼前那些面无人色的男男女女禁不住问道。

      “你应该看到路口那个牌子了吧。”女孩说,“上面是四个英文字母‘WLGG’,这四个字母,就是‘亡灵公馆’的拼音缩写。而且,这个别墅区里所有的别墅都是承载亡灵的。只不过这里的亡灵,都是死于车祸。而你昨晚听到的惨叫声,则是来自于隔壁的那栋亡灵公馆,那里的亡灵,全都是死于火灾,所以叫声才会那么凄惨。”

      第二天的午夜时分,周桐开着车来到了平江路上。他把车停在了路边,用手摸了摸兜里的手机,等待着昨晚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他知道,无论要等多久,那个司机,迟早有一天会经过这里的。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 文章更新于0009manx.com

    上一篇:规则的力度

    下一篇:基于合作学习的小学数学高效课堂建构